您現在的位置: 天門市紀委監委 >> 廉政教育 >> 警鐘長鳴

偷懶找代理 轉嫁服務費——吉林長春通報一起向困難群眾亂收費問題

發布時間:2019/7/31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點擊: 字體顯示:

違紀違法問題通報

6月28日,吉林省長春市紀委監委通報了7起扶貧領域典型違紀案例。其中一起為農安縣龍王鄉黨委副書記王巖,因下屬人員向困難群眾亂收費被問責。

經查,2016年至2017年,在王巖分管龍王鄉規劃工作期間,鄉規劃所負責人貫春財將危房改造業務委托鄉經管站工作人員周升君協助辦理,周升君在負責危房改造申報、審批工作過程中,按每戶1000元標準違規向31戶申請危房改造的困難群眾(含精準扶貧戶27戶)收取費用3.1萬元。

2018年9月,貫春財、周升君因違反群眾紀律,分別受到留黨察看二年處分;王巖因履行監管責任不力,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涉案違紀資金全部返還。

●事件回顧

事情要從周升君接手龍王鄉危房改造工作說起。2016年年初,龍王鄉經管站代理會計周升君受鄉規劃所負責人貫春財委托,協助貫春財辦理規劃所業務范圍內的全鄉危房改造工作。接手后周升君意識到,這項工作并沒有之前想象的那么簡單,需要經過收取申請材料、身份核實、危房鑒定、上報審批、建立紙質檔案及信息系統錄入等多道工序,工作量非常大。

怎樣才能節省精力呢?周升君想到個好“辦法”——將建立檔案和信息填報等業務委托復印社代為完成。

復印社的費用如何支付?周升君自己不想勞累,但更不想掏這筆費用,于是又一個“辦法”浮現腦!屔暾埼7扛脑斓霓r戶每戶出點錢。

“后續還要辦很多手續,每戶交1000元錢,這些手續我都幫你辦了,你什么都不用管!敝苌ㄖ暾埼7扛脑斓霓r戶到規劃所辦手續,并向農戶談起了“有償代辦”。

就這樣,2016年至2017年,龍王鄉13個村89戶危房改造戶中,有31戶陸續向周升君交了“代辦費”共計3.1萬元。周升君不僅用這些錢支付了復印社房屋照相費、資料復印費、人員勞務費等費用,自己和貫春財往返于鄉鎮與縣城、鄉鎮與村屯之間的車費、飯費也從中支出。

●查處經過

2018年4月,農安縣紀委監委和縣委第六巡察組相繼接到群眾舉報,反映龍王鄉規劃所收取貧困戶危房改造費用每戶1000元,共計10多戶。

由于問題線索較為具體,且涉及精準扶貧戶,性質較為嚴重,農安縣紀委監委立即成立核查組開展初核。

核查組通過查閱各級危房改造有關文件,并到縣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實地了解情況,確定危房改造不存在任何收費項目。

隨后,核查組調取了龍王鄉危房改造戶名單。在逐戶走訪核實中,核查人員了解到的是:“看別的戶交錢了,我也跟著交了!薄白约恨k不明白,規劃所幫忙代辦交錢也認了!薄奥犝f不交錢就不讓蓋房!薄

掌握規劃所違規向困難群眾收費問題后,核查組首先將周升君找來進行談話。

“你是否收過危房改造戶的錢?”核查人員直奔主題。

“我沒入戶收取過危房改造戶的費用!

“你回憶一下,良種村這幾戶每戶1000元是不是你經手收取的?”

“我收到過錢,但是錢是村里出的還是危房改造戶出的我不清楚!泵鎸瞬槿藛T的詢問,周升君再三辯解。

“我們了解到,危房改造戶到鄉里辦手續時,你告訴他們需要交1000元費用,是否屬實?”核查人員指著一沓談話筆錄問道。

“有收費行為,但收來的錢我都用來為危房改造戶代辦手續了!笨吹胶瞬槿藛T已經掌握了證據,周升君不得不承認了收費事實。

“錄入網絡信息和填寫上報紙質材料等工作是規劃所的分內工作,辦理這些業務能讓危房改造戶承擔費用嗎?”核查人員追問。

“不應該,收取危房改造戶的錢是錯誤的!敝苌拖骂^說道。

在接下來的談話中,周升君逐一交代了31筆違規收費事實。但周升君一口咬定收費是他個人決定和經手的,未曾請示過任何領導。這與核查組掌握的情況并不相符,核查人員將貫春財找來了解情況。

“周升君向危房改造戶收取費用的事你知不知道?”

“2017年元旦前后,有人向我反映過周升君收費的事!

“你有沒有制止周升君的收費行為?”

“周升君不是規劃所的人,我認為他收費與規劃所沒有關系,我沒制止!必灤贺斖霝樽约嚎v容違規收費找借口。

“周升君在為規劃所工作時,收取危房改造戶相關費用,你作為規劃所負責人,難道沒有責任?”核查人員推翻了貫春財的錯誤邏輯。

“我應該承擔責任,是我沒有管理好!必灤贺斝呃⒌卣f。

至此,龍王鄉規劃所違規收取危房改造戶費用問題已經查明。核查組同時了解到,王巖作為鄉黨委副書記,在分管規劃工作期間,對具體負責危房改造的工作人員缺乏必要了解和管控,導致下屬人員發生違規收費問題,造成不良社會影響。2018年9月,王巖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貫春財、周升君分別受到留黨察看二年處分,3.1萬元違紀資金逐戶返還給了危房改造戶。(本報記者 李欽振)


嚴禁向困難群眾亂伸手


農村危房改造屬于精準扶貧工作中的一項重要工作,旨在解決困難群眾的基本住房安全問題,任何部門不應以任何名義向危房改造戶收取任何費用。

本案中,鄉黨委副書記王巖本應對自己分管的危房改造工作嚴格監管,但他卻當起了甩手掌柜,只把紀律要求落在口頭上,不把監督管理落在行動上,對工作由誰開展、怎么開展不知情、不過問,導致下屬人員無視紀律、膽大妄為,連續兩年以“代辦”為名,行亂收費之實。貫春財、周升君看似是拿群眾的錢為群眾辦事,實則是拿群眾的錢為自己理應付出的勞動付費,透支了黨和政府的公信力,損害了困難群眾的切身利益。王巖等3人必然要受到紀律懲處,為自己的錯誤行為“買單”。

黨員干部特別是領導干部要以這一典型問題為戒,始終守住為民服務的初心,擔起履職盡責的使命,增強遵守紀律的意識,確保落實決策部署不走樣、不打折。紀檢監察機關要強化監督執紀問責,深入推進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整治,對打困難群眾主意的“蠅貪蟻害”絕不姑息,確保脫貧攻堅各項政策措施落地落實。

(崔博 作者系吉林省農安縣委常委、縣紀委書記、縣監委主任)


{tukucms} 本頁采用圖片庫CMS站群管理系統創建! {/tukucms}
万宝配资